首页  基地概况  基地动态  赫哲族文化  赫哲族研究文献  赫哲族专题研究  三江区域文化研究 
 
基地新闻
· 携手人口较少民族奔小康 铸牢...
· 奏响新时代决胜人口较少民族...
·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人口...
·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人口...
· 我校成功获批中国人类学民族...
· 副市长郭雪梅来我校就市校共...
· 第二届“中国赫哲族发展高峰...
· 第二届赫哲族发展高峰论坛会议
· 2016年我校赫哲族历史文化与...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赫哲族历...
 
  基地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基地动态>>基地新闻>>正文
 
携手人口较少民族奔小康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2018-06-22 15:50   审核人: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人口较少民族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第一届学术研讨会综述
□ 邱洪斌 井军伟 崔秀兰

6月15日至17日,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人口较少民族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第一届学术研讨会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大学召开。来自国家民委和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音乐学院等40余个学术团体、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160余位专家学者,以及人口较少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人口较少民族聚居的13个省、自治区的民委领导,齐聚佳木斯大学,共商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决胜人口较少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大计。

 

 

人口较少民族研究有了新平台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促进民族地区和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我国人口在30万人以下的人口较少民族有28个,人口合计189万人,主要分布在云南、贵州、黑龙江等13个省、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2390个人口较少民族聚居行政村。由于历史、自然和地理等原因,人口较少民族的发展面临着一些困难。人口较少民族研究专业委员会的建立,旨在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重要指示,加强人口较少民族的研究工作,更好地推动新时期人口较少民族健康快速发展。2017年11月28日,经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正式批复,依托佳木斯大学成立“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人口较少民族研究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委会”)。

国家民委原专职委员葛忠兴、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张世保、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金炳镐、黑龙江省民委主任刘明、黑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张正明、佳木斯市副市长李晓龙等出席了专委会成立大会和研讨会开幕式。

张世保对专委会的发展提出了三点要求:一是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专委会开展工作的出发点和着力点;二是把服务国家战略、服务人口较少民族发展作为专委会开展工作的主要任务;三是把制度和规矩挺在前面,确保专委会规范运行,行稳致远。佳木斯大学校长孟上九在致辞中表示,佳木斯大学将努力整合学科发展、地域优势、民族特色、人才资源,开创佳木斯大学人文学科、医药学科等交叉学科研究的新方向、新领域,更好地为全国人口较少民族事业的发展作贡献。刘明在致辞中表示,希望专委会牢牢把握“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民族工作主题,精准聚焦“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的目标任务,为推动人口较少民族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

佳木斯大学党委书记、专委会主任邱洪斌指出,专委会将致力于“三台一库三服务”,即“建立人口较少民族历史文化与社会发展研究平台,人口较少民族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的交流平台,促进人口较少民族发展的政策平台;建立人口较少民族研究资料的数据库;为人口较少民族的历史文化与社会发展研究服务,为人口较少民族的相互交流学习、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服务,为国家制定人口较少民族发展政策服务”,重点开展对人口较少民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口较少民族的人口与健康问题、人口较少民族的文化传承与创新、“一带一路”背景下的跨境民族等领域的研究。

葛忠兴强调,专委会的成立及研讨会的召开,开启了我国人口较少民族研究的新征程,为我国人口较少民族的研究和经济社会发展成功搭建了学术交流平台。他希望专委会紧紧把握“集中帮扶发展相对滞后的人口较少民族整体率先脱贫,推进发展水平较高的人口较少民族整体率先奔小康,分批分步实现全面小康”这一新时代扶持人口较少民族的重要任务,在新时代研究新课题,闯出发挥作用的新路子。

 

 

发展振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思考

 

 

国务院2016年12月印发的《“十三五”促进民族地区和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为“十三五”期间促进民族地区和人口较少民族发展指明了方向。面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历史重任,与会专家们纷纷献策。

在我国,人口较少民族大多聚居在农村地区。金炳镐在题为《在乡村振兴战略助推下,人口较少民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主题报告中,详细阐述了人口较少民族如何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具体路径。他认为,未来两年将是我国精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并存和交汇的特殊时期。当下应该把人口较少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精准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战略结合起来,以解决人口较少民族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前提是脱贫致富,决胜之招是精准扶贫。人口较少民族开展脱贫攻坚与实施乡村振兴,要协调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协调推进地区特色现代农业发展,协调改善民生水平,协调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协调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形成相互支撑与配合、有机衔接的良性互动格局。

扶持发展,政策先行。国家民委政法司原司长毛公宁认为,要以贯彻实施有关规划为契机,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把贯彻实施有关规划和民族地区的生态环境保护、旅游开发、特色文化保护与传承等有机结合起来,使各族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确保民族地区和人口较少民族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中南民族大学副研究员耿新在题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政策的演变、特点与启示》的发言中提出,对人口较少民族发展,应坚持全方位扶持与分类扶持相结合,既要坚持经济扶持是重点,又要在民主政治、教育、干部培养等方方面面进行全方位扶持,同时根据人口较少民族的自然禀赋、生计方式、民族文化的特殊性,予以分类指导。

一些学者还从微观领域就人口较少民族发展的具体路径进行了探索。如,曲靖师范学院教授刘苏荣以云南福贡县匹河怒族乡为基点,对人口较少民族聚居区深度贫困问题进行了研究。他认为,在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变的背景下,既要关注人口较少民族聚居地区民生领域需要补齐的短板这一发展的“不平衡”问题,也要关注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不高这一发展的“不充分”问题。结合当地脱贫攻坚的实际,他提出了如下策略:一是重点解决交通问题,加大易地扶贫搬迁力度,推进安居工程建设;二是结合当地实际,大力发展特色农业;三是进一步抓好民族文化建设,促进当地民族特色旅游业的发展;四是努力推进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五是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到扶贫攻坚中来。佳木斯大学副教授谢维光对“一带一路”背景下中俄跨境民族赫哲—那乃文化旅游廊道进行了设想。他认为,中国的赫哲族与俄罗斯的那乃族具备民族文化血脉相连、地理区位一衣带水、旅游资源丰富多彩、产业基础初具雏形等优势,双方可以开展民俗+冰雪、民俗+生态、民俗+边境、民俗+美食等特色旅游,共同打造文化旅游廊道,开展中俄跨境旅游合作,以此来带动我国赫哲族经济社会发展。

追本溯源: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民族起源问题关乎一个民族的族源认同、身份认同,更关系到中华民族一家亲的情感认同与归属。特别是人口较少民族人口数量少,有的才不过几千人,弄清他们的历史源流,不仅是一个历史学术问题,也是一个增进民族团结、促进各民族共同发展的政治问题。

黑龙江大学黑龙江流域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周喜峰在题为《清代达斡尔族的迁徙与分布》的发言中,对达斡尔族的源流和迁徙作了详细阐述。他认为,达斡尔族源于东胡—鲜卑—室韦系统,以契丹为主要源流,同时也吸收了不同时期相邻的东北其他古代民族成分。黑龙江省民委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孟淑贤对鄂伦春族起源进行了探究。她认为,鄂伦春族是在活动于黑龙江流域诸多古代民族(包括氏族、部族)无数次兴衰更迭、频繁迁徙的基础上逐步形成的。根据民族的语言、经济、风俗及地域等特征综合分析,鄂伦春族的族源应属肃慎系,即源于黑龙江中下游地区的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族系。由于该族系中的一些人在同一地域内长期生活交往,并从事一样的渔猎经济,便逐渐形成了具有同一民族语言和相同风俗习惯的鄂伦春族共同体。

佳木斯市档案局研究馆员何玉梅等人在题为《古代东北亚“海西”位置及“野人女真”名称提法考证刍议》的发言中,对“野人女真”的称谓进行了纠正。她认为,“野人女真”应为“东海女真”的一部,所谓“野人”女真人,并非今天通常意义上的“野人”,而是赫哲先人中的一个体力极为强悍的群体。这一群体与“海西女真”隔江相望,因其勇猛,在历史上有力地捍卫了“东海女真”的西部边疆。

黑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黄任远对赫哲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说法提出了疑义。他用几十年搜集的赫哲族“图形文字”来证明,赫哲族并非没有文字,而是需要我们进一步挖掘这些“图形文字”的含义,来改写传统认识,并为其他人口较少民族文字源考提供有益借鉴。

 

 

多彩文化:坚定自信,保护传承

 

 

我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在历史上创造了包括语言、文字、服饰、音乐、美术等在内的特有的灿烂文化。研究和弘扬民族文化,历来是从事人口较少民族研究工作者一个重要关注点。

阿昌族作家曹先强在题为《阿昌族妇女服饰的文化内涵》的发言中对阿昌族妇女的头饰来源、服饰种类、织锦工艺,从历史传说、寓意、功能等方面进行了详尽的阐述。他认为,一个民族的服饰折射了传统民族文化的原始图腾崇拜意识,富有宗教信仰、政治意愿等特定的东西。穿着这些衣服,不仅是一个身份的象征,也是一个社会的政治地位的象征,是一种重要的意愿的表达。伊犁师范大学教授贺元秀则对锡伯族的文化内涵进行了概括,凝练出牛录文化、西迁文化、屯垦文化等16种文化,令人耳目一新。

面对传统民族文化日渐衰弱、濒临消亡的残酷现实,一些学者针对如何坚定文化自信、保护和传承好民族文化提出了建议。如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王铁志在题为《从语言使用看人口较少民族传统文化传承》的发言中指出,制约语言使用的因素首先是人口数量,人们在社会交往中往往会首选那些使用人口多、使用功能强的语言。此外,民族人口聚居程度和环境开放程度也是影响民族语言使用的重要原因,聚居程度越高,环境相对封闭,语言越容易保留。为此,他从实用价值角度建议,要高度重视人口较少民族语言在军事通讯等领域的独特价值,特别是对于跨境民族来说,要充分利用双方边贸交流等方式来保留自己的语言。

面对濒临消亡的民族文化,在传承中坚守,在创新中光大,已经成为众多专家的共识。十余年来致力于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等民族传统音乐调查与研究的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张天彤认为,未来的保护,已非传统的保护。关于保护,我们要建立人口较少民族音乐文化遗产保护的整体观、文化生态观。整体性保护,即把音乐持有者所掌握的音乐本体、音乐行为以及民族内部持有的音乐文化观念作为一个音乐文化整体加以保护。音乐文化生态保护,即将音乐事象与社区、音乐事象与民俗视为一个生态系统,要把音乐放在社区文化与社会生活当中,将音乐作为人们生活中心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进行保护。大连民族大学教授朴金海在题为《社会转型视域下东北地区人口较少民族的生存与发展》的发言中,也提出要坚守本真,探索传统文化的现代传承路子。首先要打造文化品牌,让独特的民族文化通过政策扶持、新闻媒体宣传、项目建设等途径被打造为品牌,进而发展为产业;其次要建立传统文化生态保护区,使活态的传统文化保持在原来的自然状态下得到传承;最后要重视下一代的民族教育。

在实践层面,一些专家学者分享了传承和弘扬民族文化的有益经验。如,西北民族大学教授贺伟光在题为《地方知识与民族文化重构》的发言中,详细讲述了他本人几经努力,将裕固族东迁的传说故事设立为东迁节的经历。这是一个典型的将民族记忆进行民间文化重构、进而带动乡村特色文化旅游的经典案例。佳木斯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丁思尧则大胆创新,将漆艺、陶瓷、雕塑、纤维和绘画与赫哲族的鱼皮画、桦树画等传统工艺相结合,对赫哲族传统手工艺加以汲取凝合,形成创新的艺术作品和工艺产品,实现了对赫哲族传统手工艺的创新性转化与保护性传承,并创立了黑金文化研究所,实现了传统文化产业化。

 

 

民族健康:新视角牵动新领域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召工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强调“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人口较少民族人口健康问题较为突出。在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背景下,如何提升人口较少民族健康水平,值得关注。

邱洪斌基于医学健康的角度,对“赫哲族人口发展与健康状况调查研究”进行了阐释。据介绍,该项研究的主要内容包括:一是从人口学角度,通过对赫哲族人口数量、年龄、性别、职业和其他统计数据的研究,探讨人口较少民族人口发展规律,为国家制定新时代人口较少民族的人口政策以及和谐社会的构建提供重要依据;二是从民族学角度,通过实地调研掌握赫哲族通婚及其子女民族成分状况,研究掌握民族通婚在赫哲族人口增长、赫哲族人口健康状况以及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三是从医学角度,通过对研究对象进行健康状况检测、生物样本采集及实地民族学人口学调查,构建赫哲族人口健康状况数据库,分析赫哲族人口及健康状况的影响因素,为后续研究提供基础支撑;四是从综合视角,针对制约赫哲族人口健康发展的不利因素,筛选对赫哲族人口健康影响大,具有普遍性、严重性的主要问题,科学提出新时代促进赫哲族人口健康发展,改善赫哲族人口健康、医疗状况的对策与建议。

新视角牵动新领域,新领域需要新思维。邱洪斌表示,该研究将在现有阶段性成果的基础上,着力进行对赫哲族人口的疾病及死因分析、体质检查、人群状况调查、红细胞血型系统群体遗传特征调查等,进一步解析赫哲族人口发展与健康的关系,为其他人口较少民族健康问题研究提供借鉴。

 

【本文系2018年度国家民委民族研究一般项目“赫哲族人口发展与健康状况调查研究”(项目编号2018-GMB-021)的阶段性成果。】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佳木斯大学赫哲族研究基地
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学府街148号
邮政编码: 154007